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玲珑 > 从没把美貌当回事儿 智慧和勇气足以秒杀粉丝

从没把美貌当回事儿 智慧和勇气足以秒杀粉丝

刚凭借Jeckie Kennedy自传电影《第一夫人》获得“评论家选择奖”最佳女主角的Natalie Portman,同时该片也令她入围了“金球奖”最佳女主角,这位挺着大肚子四处宣传新片的哈佛学霸兼好莱坞女演员一直很拼命!她从来没有把美貌当回事儿,反而是她的智慧和勇气秒杀了粉丝。玲小珑请来老朋友阿紧和大家聊聊这位了不起的女明星。
 
 
20年前,Natalie Portman鼻孔淌血地问Léon:“人生一直都这么艰难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这位13岁成名的童星,常常以背负使命感的形象出现在电影中,她保持一贯的正派作风,并且成长为最优秀的年轻女演员之一。有人觉得她美则美矣,但过无瑕,缺乏了人性化的一面。但我们不能断定Portman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或者从不做冒险的事,她只是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容易感情外露,告诉所有人她是如何把一件件有挑战的事变成她的履历表。
 
 
1981年出生于以色列的Portman,父亲是医生,母亲是艺术家。Portman从小热爱科学,在哈佛毕业后,电影《社交网络》提到的哈佛大学的大人物名单中,唯一一个电影明星说的就是Portman,同时Portman也成为了电影史上为数不多的,同时具备科研证书,奖项,学位和专利的一线演员。她的导师Abigail A. Baird说到Portman,“很少有人像Natalie一样内心光明,同时如此有智慧,还能像她一样努力工作。她没有把任何一件事情当做理所当然。” 
 
拒演《洛丽塔》,出演《安妮日记》舞台剧
 
 
Portman因为在《杀手不太冷》中的表演赢得了更多饰演少女的剧本,但Portman拒绝了《洛丽塔》和《罗密欧和朱丽叶》这样必将大热的影片邀请,因为她不想再成为怪叔叔们的性幻想对象,她想要成为美国女星Meryl Streep那样的女演员,“没人会在乎她有多老,人们只想看她演戏。”就像Portman自己说的,她从小就是个有野心的孩子,为了目标会奋力拼搏。
 
 
我们经常被提醒Portman的犹太裔身份,她的曾祖父祖母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我的祖父母没有谈论这些(大屠杀)很多年,特别是我的祖父,他的弟弟当时14岁,在逃命的时候被纳粹在街上枪杀。我的祖父是我在家里最关心的人,他是一个安静和聪明的人,我总是想象他和他的父亲在这些可怕屈辱的环境下生存的状态,对于我来说,想象这种羞辱比想象肉体痛苦更难。”
 
 
Portman在12岁的时候读过犹太女孩写的《安妮日记》,小说的真实情节和她的家庭有很多相似之处,并且故事不断提醒人们为种族歧视犯下的罪行。当《安妮日记》话剧抛出橄榄枝的时候,尽管长达一年的巡演,对学业有很大影响,Portman还是接住了。具备洛丽塔式的娇媚少女成千上万,而能演好集中营犹太少女安妮的却屈指可数。她希望带给人们不一样的安妮,让更多的人喜欢这个角色,“人们总是把安妮刻画成一个圣人,尽管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很好的作家,但是她不是圣人,我们想表现她具有人性化的一面。”
 
导演短片《纽约,我爱你》揭示种族问题
 
尽管Portman在3岁的时候离开以色列搬到美国,但她发现,“我越年长越意识到,在犹太人的地方长大,和没有犹太人的地方长大有多么不同,那就是你既能自由做你自己,同时能庆祝你的文化和信仰的区别。”《纽约,我爱你》是一部集合不同导演拍摄的对纽约的不同印象短片,其中Portman担任了其中一个故事的制片人,有关印度教男子和犹太教女子的婚姻故事。
 
 
Portman的灵感来源于在2008年美国大选期间,她发现纽约人常常为了种族和性别问题争论不休,她也听过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男人因为他的性别胜过某个群体的女性。于是Portman想要通过艺术的方式揭示这个问题,但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在恶劣的暴雨天气中,协调儿童演员和非专业演员等都是很艰难的,大导演Emmanuel Benbihy本来不期待作为新手导演的Portman能做出什么成果,但最终也被Portman所折服,“她做了一项了不起的工作,同时还展示了一系列新鲜的人才。”
 
导演电影《爱与黑暗的故事》展示犹太移民
 
Portman从2004年开始就不断接比较棘手的电影,在艺术片和商业片之间摇摆不定,最终《黑天鹅》一片在商业上和专业上都获得成功,并令她封后,她仍认为自己的潜力还未开发到尽头。她过去几年里回避了好莱坞的大预算电影,而民族使命感一直贯穿了Portman的事业,她不想像其他来自以色列的一些童星,成名后给家乡带去了负面影响,她对自己的民族充满自豪。
 
 
所以对于她作为长片导演的首次选择,《爱与黑暗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正是Portman梦寐以求的。这是由提倡巴以共存的犹太人作家Amoz Oz写的一本自传体小说,讲述主人公母亲身患精神疾病的困扰和父亲的无助,同时展现以色列建国的重大历史事件。长期作演员的Portman渴望拥有一部自己导演的作品,而且在做演员的过程中,Portman也从未停止过学习和探索,“无论拍的是好还是坏,我总会去称赞或者指出导演的不对,这真的是一个能培养导演能力的平台。”
 
 
Portman作为第三代移民,《爱与黑暗的故事》中对移民心态的描写是最打动她的地方。移民心态在Portman看来是这样的:人们会理想化自己的故乡,也会把新国度当成理想国,最后才发现到处都是失望。拍摄这样一个充满争议且情感化的电影是冒着很大风险的,Portman却对接下此片毫不犹豫,“我对拍摄这部作品没有任何迟疑……当我发现在即沉浸在这本书的幻想中许久时,我就知道我必须把它拍成电影……我来自以色列,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但同时又觉得自己是个陌生人。这种感觉很奇妙。”
 
魄力出演《第一夫人》
 
一部关于美国第一夫人Jackie Kennedy的电影上映了,饰演Jackie的Portman被称作“犹太版本的Jakie”。“好莱坞没有真正伟大的女性角色,他们只是故事比较丰满。”饰演Jackie让Portman对50年代和60年代很怀旧,“那个时候即使人们偶尔会发表性别歧视的言论,但他们仍然有一个有人格特色的中心女性人物……现在我觉得电影都是关于白人男性的,偶尔有关一对夫妇中的女性而已。”在翻阅有关Jackie的文献时,Portman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和Portman有相似之处的一面:“一系列公开的和私人的,传统的和有时变革的的表演,这个女人适应着对她永远好奇的世界。”
 
 
 
导演Pablo Larraín在制作预告片的时候告诉Portman会削减每个场景的镜头,只留下Portman的特写,这时Portman睁开眼睛看着他,Larraín记得Portman的眼神:“我想这真是一个好斗的演员,但同时她也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她愿意承担风险。”Portman的Jackie绝对是一个风险,扮演Bobby Kennedy的男演员.Peter Sarsgaard认为Portman做的很超前,表演其实是一个自信心的游戏,当演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观众的注意力会被演员带着走,“如果一个演员带来的是绝对安全的表演,人们会大声聊天而根本不会注意到演员的表演。但是当一个演员处在一种危险的境地,人们就会全神贯注的感叹这种魄力。这是一种魄力,就算失败也是很高尚的。” 
 
 
当人们把一个女人当作美女,她在他们心中就只剩下外表,而她的人格魅力和智力都变得不再重要,因此Portman从不迷恋这些花哨的头衔,不断要求自己跳出舒适区,迎接生命中的每一个挑战,永远勇敢——这是Portman给哈佛大学毕业生的建议,也是她对所有机会全力以赴后人生领悟。
 
 
参考资料:
 
1. Natalie Portman interview for Thor: 'Awoman kicking ass isn't feminist. That's macho' 
 
www.telegraph.co.uk/culture/film/10401853/Natalie-Portman-interview-for-Thor-A-woman-kicking-ass-isnt-feminist.-Thats-macho.html
 
2. Our First Lady of Sorr ows
 
www.vulture.com/2016/11/natalie-portman-jackie-kennedy-c-v-r.html  
 
3. Natalie Portman, Oscar Winner, Was Also aPrecocious Scientist 
 
www.nytimes.com/2011/03/01/science/01angier.html
 
4. New York, I Love You: Natalie Portman inCentral Park 
 
www.emanuellevy.com/comment/new-york-i-love-you-natalie-portman-in-central-park-4/
 
Natalie Portman admits she feels “nervous”as a Jew in Paris 
 
www.jewishnews.timesofisrael.com/natalie-portman-admits-she-feels-nervous-as-a-jew-in-paris/
 
5. Natalie Portman - Today Interview - The Diary of Anne Frank (Full Interview) 
 
www.youtube.com/watch?v=qlkFLSNBKvI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