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玲珑 > 今年奥斯卡最耀眼的两位女性,她们截然相反又彼此相像

今年奥斯卡最耀眼的两位女性,她们截然相反又彼此相像

去年大热的电影中,讲述纽约50年代年轻女售货员和金发贵妇之间禁忌恋情的电影《卡罗尔》绝对是绕不过去的,凯特·布兰切特饰演“大魔王”卡罗尔,鲁妮·玛拉饰演“小白兔”特芮丝,前者硬气主导感情线,后者柔软顺从,在电影中,无论所属阶级、生活方式、性格特质,她们统统充满反差,却又恰好填补了另一半的缝隙,一举一动的CP感简直漫出屏幕。

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在《卡罗尔》里奉上了击中人心的表演,分别提名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明明只是初次合作,她们在电影里却完全“配一脸”,引发了一波同人作品的热情,虽然在电影中形象反差,两位女演员却在现实生活中惊人相似犹如同体,玲小珑发现了她们隐藏着的共同点,相信仍有值得挖掘的!

她们是彼此最为完美的迷恋对象

电影《卡罗尔》改编自派翠西亚·海史密斯1952年匿名发表的小说《盐的代价》,该小说被广泛认为是第一部以喜剧结尾(就是没有人死掉)的女同题材小说。之所以命名为《盐的代价》,是因为食谱上常写到,做蛋糕等甜点的时候,要放点盐,能够提出甜的味道。盐的妙用就在此。对我们来说,它不起眼,随处可见,但只要有一顿饭缺了它,人生就缺乏了“对”的感觉。

年轻女孩特芮丝在纽约追逐舞台设计师的梦想,(电影中特芮丝的理想改成了成为摄影师)却只能在百货公司做售货小姐。某日,她和身陷婚姻危机的中年主妇卡罗尔在百货公司偶遇,相互吸引的两人开始书信往返、电报传情,甚至一起公路旅行。然而,这在当时的美国社会是不被允许的,特芮丝的男友认为她只是一时迷惘,卡罗尔的丈夫则请私家侦探调查取证,希望在离婚诉讼中让卡罗尔一无所有。考验两名女性的时刻终于到来,两人能否冲破社会的禁忌,坚持走到美好的结局?她们愿意付出多少代价,来守护这份爱情?

凯特·布兰切特饰演中年贵妇卡罗尔,鲁妮·玛拉饰演懵懂少女特芮丝。

布兰切特在90年代接触到海史密斯的小说,赞赏“她无所畏惧地书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心,经常隐约其辞,但又凶猛激烈。”布兰切特庆幸卡罗尔遇见了特芮丝,重新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我在想,如果卡罗尔没有遇到特芮丝并一直处于痛苦之中的话会怎样呢?我觉得她可能会在某天,喝下很多白兰地,然后饮弹自尽。”

鲁妮·玛拉坚信:对于特芮丝而言,布兰切特饰演的卡罗尔是最完美的迷恋对象。

而在电影之外,布兰切特也是一个完美的“迷恋对象”——鲁妮·玛拉几乎看过凯特的每一部电影,她称凯特是当代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当得知有机会跟她合作时非常害怕,但是一旦开始工作后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了。一个有趣的传闻是,鲁妮·玛拉有个秘密名单,里面是她希望扮演的角色和与之合作的人,其中就有凯特·布兰切特。

她们都是“天生冷漠脸”

布兰切特一向以平静面孔对待公众,偶尔出格一次都会被媒体大写特写——在回答记者关于性取向的问题开个玩笑(记者问她是否和女性交往过,她承认有,并且很多次),在电影《灰姑娘》的媒体招待会上做的无厘头采访。如果不是她当时的表现和平时的镇静姿态相去甚远,这些事根本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鲁妮·玛拉“恶名在外”:她从不会给人留下热情洋溢的第一印象。冷漠,冷淡,高傲,漠然,戒心重,疏远,晦暗,顽强,琢磨不透,让人读不懂。如果记者问她对这些拒人千里的形容词的看法,“没错,”玛拉毫不否认,“我是有那么一点坏名声,是不是?”

她的语气平静得就好像在谈论一个她并不感兴趣的城市的天气,眼神像冰川一般凛冽逼人。这犀利的眼神让人想到她在银幕上的形象,著名导演大卫·芬奇2011导演的《龙纹身的女孩》里的女主人公,也是这角色让玛拉一举成名。

她们拒绝被贴标签

布兰切特和丈夫在2008年把家搬到了澳大利亚,她开始在悉尼剧院公司担任联合艺术总监,直到2013年正式辞去剧院联合总监一职。她表示,管理剧院的事务给她带来了很大的转变,她学会了不去在意别人对你的身份的看法,尤其是“好莱坞女演员”这一身份,她一向不喜欢“好莱坞女演员”这种说法——“别人想侮辱你时就会这么说。”

面对媒体采访,布兰切特有自己的坚持:“采访中我会被问及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然后我就会被贴上跟那些事情本身一样的标签:‘态度强硬’、‘冥顽不灵’、‘不留情面’、‘自以为是’。而我只不过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而已。”

而对于鲁妮·玛拉来说,如果别人想加强她冷漠而不易接近的刻板印象,她的态度是:那就由它去吧。成名之前,玛拉就已经养成了这个态度。

玛拉谈过她在纽约州贝德福一个有田园风味的郊区的成长经历:“在中学的时候,别人觉得我高傲自大,因为我不大跟人说话。但是这只是因为我又害羞又胆怯。可能我本人又超级冷静沉着,所以给了别人高傲的印象。那时候我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真想告诉他们:‘你们想错了,我其实人很好呢!’”,说到这儿她笑了,翻了翻眼珠:“现在别人爱怎么想就由他们去吧。”

少女玛拉

她们和社交网络保持距离

布兰切特尽可能地忽视明星身份带来的那些东西,也建议年轻的女演员们不要玩社交媒体,因为社交媒体“制造了一种自我意识文化”。

她说她永远也不会申请推特帐号,因为“我要是开推的话,大概最后会被送到戒毒所,那东西太上瘾了。”她也从不用谷歌搜索自己,尽管总有人主动告诉她:“新闻上把你说的可糟啦!”她对于人们窥私欲的旺盛感到无奈:”如今我们需要去窥探别人的私生活,如果藏着掖着就是不诚实。”布兰切特喜欢一本叫做《私生活:我们为什么要待在黑暗之中》的书,作者是精神分析学家Josh Cohen。她觉着这本书的内容和电影的气质相似,比如卡罗尔是“不可知的”,而她自己也希望如此。

这个人人都急于自我剖白的时代,展示的欲望大大超过了隐藏的意愿。那些从前抱怨过八卦小报的演员们如今把Twitter和Instagram账号变成了以自己为中心的小报。他们在上面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的形象,发布关于自己的官方消息,并定时定量地用假装亲密的口吻与粉丝们分享他们生活中的种种细节,包括他们的饮食习惯,他们喜爱的手袋品牌和他们的素颜照片。而鲁妮·玛拉对此都不感兴趣,她就像是个让人放弃戒备,并带来一股清新之气的外来者。她本人自然是没有推特,没有脸书,没有Ins,而且基本上不上网,她的粉丝们想了一个奇招——通过她男友和朋友的社交网络捕捉她的踪迹。

她们不把电影当回事儿

布兰切特对于戏剧热情高涨,她在悉尼剧院公司担任艺术总监期间出品了很多自己引以为豪的作品,包括根据澳大利亚种族史小说改编的《秘河》;由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归来的现役军人出演的《漫漫归乡路》;德国剧作家Botho Strauss已被遗忘的作品《大与小》,这段经历让她释放了自我。她还提倡打造一个健康发展的“戏剧生态体系”,意味着每家剧院都在壮大且观众越来越多,除此之外,她致力推动剧场表演并亲自演出。

鲁妮·玛拉曾在她演艺生涯的巅峰暂时告别荧幕,这个决定更能证明玛拉永远喜欢让自己的生活保持些许神秘,她的事业心总是受到自我保护的本能制约,她承认,这种事业间隔多少像场赌博,不过她并不是出于恐惧才这么做,她考虑的是大局,她想找到自己的生活道路。

她相信总是呆在电影片场无法真的经历生活——“你只是活在一个大泡泡里面,每天工作14、5个小时,然后回去睡一觉,如此往返循环。”作为一个演员,她认为需要经历来丰富自己。

暂别荧幕之后,玛拉拥有了一个不用工作,自由规划的假期,她乐不可支,与她平时扮演的冰冷角色判若两人。她马不停蹄地列举了一堆要在夏天结束前成就的事项:学习一门语言,很可能是法语或意大利语;买个缝纫机,自学如何做被子;或者再试试绣花;读完一本一直没有时间翻的小说。

她们对于舞蹈有特殊兴趣

吸引布兰切特的人物,是那些彻底摈弃了自我意识,完全掌握了自身技能,有着经过锻造的鲜活才情的人,她很崇拜现代舞大师皮娜·鲍什。“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特别想进入她的舞蹈团,她是一个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生猛人物。”

在设计自己的假期计划时,鲁妮·玛拉说她最想学习的是标准舞,她解释说,跟表演一样,跳舞能迫使她放弃内向寡言的外壳。“我有内在的节奏感——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跳舞跳疯掉——但在大众面前就太害羞,没法发挥出来。但我告诉你,该发挥的总会发挥出来。”

她们高度重视个人生活的私密性

布兰切特作为全球一线女星,有别于许多女演员,她的私人生活总是无从捕捉,以往接受媒体采访,她更愿意只谈自己的事业,只有极少数的时刻谈论自己的家庭和爱人。

布兰切特和澳大利亚编剧兼导演安德鲁·阿普顿结婚已十几年。他们的婚姻生活没有丑闻,关于布兰切特本身,也没有各种煽动性的成名故事,她和丈夫也从未受到小报的关注。

不论任何采访,只要对方一提到家人,鲁妮·玛拉就又回到寡言少语的状态,她希望自己生活的某些方面保持神秘。“我不喜欢别人问起我的家庭——我的橄榄球世家。”玛拉的家族在体育界大名鼎鼎——她母亲所属的家族创建并拥有匹兹堡钢人队,父亲一边的家族则是创建并拥有纽约巨人队。但玛拉却努力把自己跟这个美国橄榄球职业联盟的传奇划清界限,她说“这跟表演一点关系都没有。”

玛拉显赫的家族体系

她们如同变色龙般融入多种角色

布兰切特演过变幻多端的角色——主妇、逃犯、特务、教师、通灵者、拓荒者等人物,她亦经常出演真人,不论是英国女王、反串传奇摇滚歌手、王牌记者或好莱坞经典女星,其稳定的表现力与具存在感的演技也让媒体称之为“变色龙”。

布兰切特尤其擅于扮演崩溃边缘的状态,表现美好外表撕裂后所显露的精神错乱人格,但又不是表现单一的混乱感,她的表演给最不堪、最痛心的场景赋予了一丝优雅。她向四周辐射出一种尊贵和精英的感觉,即使她的角色在经济上并不宽裕,但无一“平庸”。对于表演,她有自己的一套:“你得反击,争取权利,去发展自己的角色。女人需要为自身赋权,甚至去努力争取一个以陈旧方式写出来的角色——到时候你不一定用同样陈旧的方式去诠释这个角色。”

鲁妮·玛拉表演成名作《龙纹身的女孩》时形象大变,她骑摩托车,乳头穿金属钉,此片为她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在此盛誉之下,她连续拍片,不间歇地演了四部风格迥异的电影,充分展现了自己如同变色龙一般诠释多种截然不同的形象的演技,与她合作的导演也都是令人艳羡的大牌。先是希区柯克风格的惊悚片《迷离药谎》,讲述的是制药行业发生的故事,她在其中扮演一位落魄银行家工于心计,假装抑郁的妻子。在这之后,她立刻投入了文艺风科幻片《她》,片中她扮演一个作家的前妻,扮相斯文,这位作家后来同自己的电脑操作系统堕入爱河。接下来她没歇着,又去得克萨斯州拍了两部电影。



推荐 23